天长地久有几时,此恨缠绵无绝期【文/薄意凉秋】

2021-03-20

【一】

楼外,硝烟弥漫,横尸遍野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呛人的腐尸味,荒凉萧瑟,一阵风吹来,破败的军棋随着风轻摆,过了一会儿,天上下起点点雪星,渐渐地,越下越大,势如鹅毛飘飞。这是大月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。

楼内,一女子赤着足,脚上系着紫铃,身着半露肩的红衣,慵懒的靠在靠椅,伸出葱白的手指,让侍从涂上艳红的蔻丹。那神情,妖娆动人。

“还我母妃和父皇,还我大月国的子民,妖女!”

两名黑衣男子擒着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来到他面前。她挥了挥手,示意为她涂蔻丹的侍从下去,半眯着眼一手托着另一寿看了看指甲上的嫣红,双脚不穿鞋便踩在了木质的地板上。红裙长长的遮住了她身后走过的地板,一头青丝漆黑如墨,随意披在后肩洒在地上。脚上的紫铃随着她走动的步子“叮铃铃”响着,看上去确实是一个妖女。

“你就是大月国皇帝唯一的儿子?”她居高临下挑起他的下巴,轻启朱唇。“倒是长得有几分姿色。”

“妖女,祸国的妖女,放开我!”少年扭开头不看她,嘴里不停地喊着她妖女,眼里满是恨意。

她发出银铃般的声音笑了笑,手轻轻掩唇,而后又轻弯下腰,一手钳住男孩的下巴,逼迫他直视她的双眼,用玩弄的语气道:“不错,我是妖女,不过,今日,是我胜了,而你只是我的——”她放开他,又椅上靠椅,露出白皙的腿,双手拨弄着着头发,冷冷撇过他一眼,又道:“俘虏。”

“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,倘若再给我十年,我一定可以杀了你为父皇和母妃报仇。”他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,似要将她烧灼。

“十年,呵呵,真是有趣,”她以眼神示意擒着他的两名黑衣男子下去,男孩立马站了起来,“我就给你十年,把我所有的武功都教给你,若十年后,你胜了我,我就——”

“你的命就是我的!”未等她说完,他先她一步说道。

“好,我的命就是你的。”她似笑非笑的答道,而后拿起案几上横放着的一把剑扔给他:“你父亲的剑!”说完,化作一群红的飞走了。

“教主,你何必留他?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!”红莲教殿内,半露肩的红衣女子声旁那青衫女子问道。

“阿莲,掌管红莲教这么久,确是有些无聊,我只不过想玩一个简单的游戏而已,就因为他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,这个游戏才显得好玩,十年,我到要看看,这十年的恨又能改变他多少?”话闭,她一拳击在了石壁之上,留下一个醒目的血印,而后又若无其事的收回拳头,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上边的血印,舔了舔手上的伤。

阅读 3